木河

佛系本佛

小铁人

emmmm设定还是跟上一篇一样,扑在复联三的洛基,穿梭在不同时间线上拯救不同的托尼。
所有人都没错,错的是导演!!!还有编剧!!!不喜点x。


“砰!”
尘土飞扬的破旧工厂里,下意识挡住了脸,却遗忘了自己最重要的反应堆的钢铁侠,眼睁睁看着出自斯塔克的盾牌就要正中胸口。

“oops。”
盾牌在离反应堆堪堪一根手指的上方,停住了。
托尼眨了眨眼。
队长整个人都僵住了,字面意义上的。
托尼朝被自己轰飞的角落里,对着同时僵住的巴恩斯,再次眨了眨眼。

“哦嚯。”
托尼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把上空的盾牌往旁边推了推,慢吞吞地坐直了一些。想了想,还是勉强好心的把史蒂夫推到自己身边坐下,虽然自己完全挡不住这个充了气的大个子。然后放下了掌心炮擦了擦脸,让自己看上去稍微干净一点儿。

“那位好心救了我的人,或者不是人?你可以出来了,我们呃,或许可以讨论一下,比如说你想要的酬劳?”
幽蓝色的光线闪过,钢铁侠为这熟悉的颜色眯了眯眼,然后在看到来人之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往后靠在名为美国队长的肉垫上,望天翻了个白眼。

来人踩着猫一样的步子飘了过来,看着钢铁侠啧啧,“emm,怎么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你都是这么狼狈?”
托尼仰着脖子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答他,“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到底在私底下偷窥了我多久,而且看你现在这么悠哉的样子,想必你的养兄又被你骗了。不过还是让我多废话一句,你这次又来地球做什么?”

邪神无辜地耸了耸肩,“我以为我刚刚是在救你?从这个被你挡住致命部位的充气蝼蚁身上?”

“所以我才没有在你出现的第一时间给你一发掌心炮,”托尼毫不犹豫的回嘴,“不过既然是救我,干嘛不一次救到底?我的马克号都快飞不起来了。”

嘴炮归嘴炮,托尼好歹是从来人的神情中明白,邪神没有杀了他们的意思,也就撑着墙站了起来。
“劳驾,你哥呢?”
洛基没在意他站到了自己身边,低头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美国队长,脸上有些跃跃欲试。

“他在妈妈那儿,学习如何做一个王者。”
托尼歪了歪脑袋,对于身边的邪神把巴恩斯拎到史蒂夫旁边,摆成小学生坐姿的做法不发表意见,“嗯哼?你跟你哥和解了?”

洛基蹲在地上拿指甲刀戳着巴恩斯的钢铁臂,漫不经心的应,“不。是我跟奥丁和解了,小铁人。”

“emmmm,”托尼思考了一下,自己再戳人痛点的下场,还是勉强善良的换了个话题,“你是要把他的钢铁臂拆开吗?劳驾,你再戳一下他钢铁臂的那个位置,机械里的润滑油会喷出来的。”

“……”
“……啊哦。”

忽略猝不及防喷出的润滑油,和差点把自己笑过去的钢铁侠,还有面无表情里还有些委屈的巴恩斯,邪神好歹是没有杀人,只是把他们捆成了粽子一起拎回了斯塔克大厦里。

困住人的法术已经消除了,巴恩斯有些局促地站在史蒂夫身边,钢铁臂虽然已经被修好了,但他还是在看到邪神的时候默默往后缩了缩。虽然史蒂夫已经挡不住他就是了。

洛基吃着星期五最快送来的一箱布丁,心情好了点也就懒得跟他计较,毕竟也是看他成了灰的,这么想着的邪神随手扔了个布丁给他,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勉强开口,“李子味儿的。”

史蒂夫的嘴角动了动,还是决定先忽视这个心情一天变几百次的邪神,看着正在喝咖啡的托尼一脸严肃,还有些无奈。

“托尼,我以为你已经明白,我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喝着咖啡觉得自己再次回到了人间的钢铁侠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嗯哼我明白,代表着美国精神的美国队长象征的是人民没错吧?”

托尼看着他点头,一手叉腰,“劳驾,我也是美国人民吧?等等你先听我说完,”托尼一屁股坐在邪神身边,懒得搭理已经吃布丁到乖乖坐下的巴恩斯,“我刚刚再次研究了一下那个协议,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想想。”

史蒂夫颇为惊讶的扬了扬眉,“你是说不签字?”
“谈好条件再说签字。”

同时落下的两个声音互相瞪着对方,吃布丁到已经忘了目的的另外两个人,哦不一个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小铁人,我以为你记得,你对面的人是个战士。”
托尼放下咖啡杯抹了把脸,“ok我想起来了。所以请问你有更好地建议吗邪神?”托尼扭头看着他,一脸浮夸的假笑,“比如说征服世界?”

洛基的手上突兀地出现一个泛着冰霜的盒子,嘴角勾起一个虚假的弧度,“我认为,你们在对付我的时候,真是难得的团结。”

看着小铁人被自己噎的说不出话,而充气的蝼蚁也默默闭上了嘴,洛基心情好了不少,“知道这是什么吗?”

托尼看着和宇宙魔方相似闪光的盒子,有些手痒,“这个是你和奥丁和解的原因?”

洛基愉悦地点了点头,难得夸了他一句,“果然,还是有蝼蚁能跟上我的脑子的。这个是我族的寒冰宝匣,跟宇宙魔方有区别,不过也更好就是了。”

托尼撑着下巴咬一口甜甜圈,面无表情,“嗯哼,鹿仔你终于圆梦了,恭喜。”

洛基无动于衷地冷笑一声,“果然你还是你。”哪个时间线的你嘴都一样。

史蒂夫叹了口气,决定打断两人无休止的嘴炮,“呃,如果没有正事的话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洛基决定放弃这个充气蝼蚁,转而低头瞅了一眼终于放下李子布丁的小胖蝼蚁,“你听懂我刚才和小铁人的意思了吗?”

巴恩斯抬头看了看史蒂夫,又看了看托尼,有些欲言又止,“有敌人,才有团结?”

终于吃完一个甜甜圈的托尼伸手拍拍他,顺手把脏手在他身上抹了抹,恨铁不成钢一样的看着史蒂夫,“你说说你,他都听懂了你还不明白?”

史蒂夫颇为无语地擦了擦竹马的肩膀,对托尼习惯于的幼儿园欺负手法再次叹了口气,“ok我明白了,但是……”

这次轮到洛基开口了,“没有但是,你们就老老实实的保护你们的人民吧,别的什么都不用管。”

史蒂夫深深看了他一眼,到底什么都没说。
夜幕降临,托尼对于重归热闹的斯塔克大厦没有想法,给他们留下了弥补关系的空间,一个人穿着盔甲坐在楼顶上晃悠。

“你想问我什么?”
托尼喝了口酒,“我什么都不想问。”
邪神笑了起来,“连我什么时候走都不想问?”
托尼毫不犹豫地摇头,躺在地板上看着天空,眼里闪过无数的星星,又回归了平静。
“史蒂夫不是也什么都没问吗。”

“……”
“唔。”
被邪神突如其来的吻惊到,托尼睁着大眼睛看他,没有闪躲,只看着他慢慢起身。
洛基眼里有些怀念,感受着手下温暖的体温,“好好活着,小铁人。”别再后悔了。
托尼垂下眼睛,不去看已经消失在空间门后的洛基。许久,手指摸上那个神碰到的地方,“…都死了吗?”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