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河

佛系本佛

可爱的蝼蚁

    大概是一个复联三里挂了的,然后可能魂体?看了全程的洛基回到内战时期的剧情……吧,时间线混乱,ooc,只想写一个拯救妮妮的故事……然后觉得霜铁很棒啊~
     所有人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和立场,可能还有价值观的区别,就这样。

      托尼·斯塔克站在落地窗旁边,手指空空地搭在上面,眼里的光随着曼哈顿的夜景光影变换。今夜的曼哈顿没有星光,他的眼里也没有。
     托尼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的夜景,但他知道现在的斯塔克大厦里除了自己,再没有一个活人了。
     佩珀被他从大厦里哄出去了,托尼本来已经给她准备好了出去旅行的机票和支票,可惜--佩珀永远都是了解他的那个,所以她只用了一句话就让托尼闭了嘴。
     “托尼,你不应该妄想一人承担所有的错误。”更何况,有的错误并不该由你承担。
     可是佩珀,你也没有否认,我是有错的。
     佩珀应该在约会了,托尼嘴边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弧。佩珀是他除了玛利亚第二个最爱的姑娘,她值得一个把她放在心尖上呵护的好男人,而不是自己,一个赌徒。
     还是个永远都改不了的赌徒。
     托尼把自己砸进客厅的沙发里,笨笨颤巍巍端来的红酒已经沿路洒了一半,在漆黑的大厅里偶尔会闪过一丝光芒。托尼接过只剩一半的红酒一口喝完,眼神平静的从整个大厅划过。
     就算没有开灯,托尼也清楚的知道这里的布局。沙发的角落里有鹰眼玩游戏时掉下的小甜饼,茶几下面有旺达紧急任务前放下的口红,吧台上有,巴恩斯中士留下的李子。
     托尼放下酒杯,他并不恨巴恩斯中士,作为一个跟队长一起,在那个年代投军、被俘虏,仅次于美国队长的咆哮突击队战士,詹姆斯·巴恩斯无疑是合格的。就算是嘴欠如托尼,他也不会否认这一点。

     他只是恨冬兵而已。

     不过既然稍带上了霁光伟正的美国队长,托尼喉咙里发出一声哼笑,多恨一个,也并不是多么重大的事情。
     天知道,他的嘲笑是对那个终于有了弱点的美而国精神,还是对这个软弱起来的自己。
     啊,就是这样,他谁都不恨,他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嘭。”
     “先生,扫描有人出没,来人是……”
     “mute。”

     托尼撇撇嘴,拿起砸到自己怀里的布丁拆开扔进嘴里,然后对嘴里涌上来的味道挑了挑眉。
     “蓝莓味的有点酸。”
     黑暗里的来人对此不屑一顾,猫一样悄无声息地靠近坐下,差点把托尼从单人沙发上挤下去。
     托尼对他翻了个大白眼,毕竟他一定看得见,“阿斯加德的二王子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沙发了?我以为你更喜欢地板?”
     洛基拆开第二个布丁吃下去,脸色愉悦,吃布丁也挡不住他的声音钻进托尼的耳膜,“抱歉,阿斯加德只有一个大公主和二王子,而很显然这个二王子并不是我。”
     洛基对二字刻意加了重音,显然他对这个地球已经了解的并不少,甚至还深刻了解了二的含义。
     托尼对这个邪神在地球呆了很久的事实连白眼都懒得翻,自顾自接过笨笨端来的半杯红酒给了身边神一杯。
     “所以你放弃了?”
     “为什么不?”洛基没有拒绝上次见面还是敌人的蝼蚁递来的红酒,相反他抿起红酒的架势格外矜贵迷人。幻化出来的,哦不,邪神这次穿得是标准的地球西装,衬得他腰细腿长,仿佛一个贵族绅士。
     托尼托着下巴看他喝酒,难得诚心诚意的赞他,“其实我认为你们俩从气质上就不像,而且我以为你这幅模样应该很受姑娘们欢迎?”
     洛基对他直勾勾的眼神没有抗拒,只抻了抻腿让它视觉看上去更长了,“假设你对阿斯加德有些了解?哪怕是从傻乎乎的二王子身上?”
     “哦,”托尼眨巴眨巴大眼睛,“所以主流是索尔那样的?话说回来把二王子放在他身上怪怪的,虽然其实还挺贴切。”
     洛基耸耸肩,“总归不是我,我现在是一个冰霜族的国王,再不是阿斯加德一个无足轻重的二王子了。”
     托尼张了张嘴,“那索尔肯定很伤心。”
     洛基笑了起来,黑暗里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托尼也能够听到他语调里的嘲笑,“中庭人,你还是太单纯了。”
    托尼无视他的嘲讽,“以生命时长来说,比你单纯并不奇怪,小鹿斑比。”
    洛基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小刀在托尼颈边闪了一下,“好好说话,你这个被放弃的蝼蚁。”
     托尼有恃无恐地用掌心怼了怼颈边的小刀,无声包裹住他的马克号掌心炮蓄势待发,“除了你是个国王以外,我看不到我们的区别。”
      洛基低头看着几乎坐到自己怀里的蝼蚁,半晌露出一个微笑,“或许,这就是我进来的理由。”
      托尼对这个身高差翻了翻眼皮,“所以,你可以松手了吗邪神?我以为姑娘们会更加的柔软?”
      “然后被我无意摧毁吗?”洛基觉得这个钢铁蝼蚁意外的暖和,让他冰凉的身体都舒服了一些,“所以说,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托尼往沙发上靠了靠,黑暗里的眼睛眨了眨,“我对征服世界没有兴趣。”
      “我也没有,”洛基摊了摊手,“以前不过是跟他们唱反调而已,可现在显然就没必要了。”
     “所以你承认了以前做过的事,是因为缺爱?”
     洛基面不改色地微笑,“所以你也承认了你幼稚?假设你明白一个国王的作用?”
     托尼假笑了一下,“一个冰霜族的王,我以为是反面那一派的?”
     “正派反派有多重要呢?”洛基抬手点亮大厅的灯光,看着托尼被这光亮闪到了眼睛,蜜糖色的大眼睛里有些湿漉漉的,看过来的眼里只有自己。
     “你们有索尔,可他还只是一个阿斯加德的王子,除了可以当作打手以外,对你没有任何帮助。”
     托尼垂下眼睛,不咸不淡地看着手指,“可他没有威胁。”
    “对你没有威胁,而且对地球也没有。”
    “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基缓缓露出一个笑弧,“你可以拥有一个机会,”洛基伸手抬起托尼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直到两人的额头相触。
    “一个可以改变未来的机会,而且,只有你和我。”
    托尼知道洛基是认真的,所以他不明白,“那又能怎么样?”什么都不会改变是吗?父母还是离开了,内战还是会爆发,改变未来又能怎么样?
    洛基用鼻尖蹭了蹭托尼的,眼里晦暗又动人,“起码能少后悔一点,也可以少失去一点。”
     托尼没说话,可洛基知道他答应了。
     洛基撑着下巴看他从自己怀里钻出去打电话,鹰眼的,旺达的,除了美国队长,他都打了电话,虽然他们的权限已经全部开放了。
     小心眼的蝼蚁,其实也挺可爱的。洛基想起回忆里的那个抱着虚无跪下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