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河

佛系本佛

。。。居然成了肉文。我选择狗带

        苏三省没想到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而选择的所谓背叛军统,却引来了这场戏。
        第一次见面,苏三省苍白阴冷犹如水鬼般的看着歌舞升平,纸醉金迷里弥漫着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味道。苏三省看着面前或鄙夷或虚伪的笑脸,用下等人的面具给他们送上了一整个上海站百多条的人命,给自己带来了防备下的权力。
        毕忠良第一次看到苏三省就知道这是一个养不熟的狼狗,伪装出温顺的狗模样,实质是时刻准备咬人的狼。毕忠良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这个阴森森的恶狗,湿淋淋的军装贴在苏三省的身上,眼神在苏三省的下半身停顿了一下,心里勾起了点点意思,这个苏三省身高虽然不算高,屁股倒是挺翘的,就是不知道雌伏在男人下面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了。
       苏三省如愿以偿的进了行动处,他知道进了这个地方,所有人都在准备给他下拌子,他也清楚毕忠良一定会给他穿小鞋,他只是没想到毕忠良用的方法和目的更让人难以接受。
        姐姐被人带走了,当苏三省知道刘二宝带人带走姐姐的时候,苏三省忘记了毕忠良为人的性格,冲进毕忠良的处长办公室,他只知道他要保护姐姐,这是他惟一的亲人。
        毕忠良看着面前这个怒气爆发的小狼狗,生气时涨红的脸令人觉得格外有意思。怎么了我的苏大队长?
        毕忠良你有种就冲我来,把我姐姐放回来!
        那你准备好怎么满足我了吗?
        毕处长你放了我姐,有什么要求我一定想办法满足你,李默群那我也……
       停,停。跟李主任没有关系。我只是想问你,准备好,满足我,了吗?
       毕忠良看着面前这个瞬间沉默了的小狼狗,慢条斯理的拿起温好的花雕,酒香弥漫在办公室里,毕忠良视在必得的喝了一口花雕,这花雕还是温的好喝。
        苏三省没想到毕忠良居然是这样的目的,心里惨笑,没想到以为的荣华富贵和万人之上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想到不知身在何处的姐姐,和陈深唐山海等人高人一等的不屑,伸手解开了皮带。
        毕忠良看着这个跪在自己胯下的小狼狗,主动张着嘴用力吸自己的阳↗物,伸手按在小狼狗的头上摇动,把你的牙齿收起来,再磕着我你就准备好爬着回去!小狼狗缩了一下,牙齿的触感让毕忠良果断推开了小狼狗。
       拍了一下小狼狗的屁股示意他转身趴在桌子上,喟叹了一下小狼狗滑腻的皮肉,大手毫不犹豫的抓着圆润的肉臀分开,光溜溜的小狼狗咬牙撅着屁股,感觉到冰凉的酒液倒在身上,微微沾湿阳↗物突然就冲了进来。
        下班了,行动处的人都走了,只留下苏三省还跪爬在毕忠良的办公室里。时间到了,毕忠良准备回家了,站在跪在地上的小狼狗身前,皮鞋脚尖挑起小狼狗的下巴。走吧,亲爱的苏队长,我带你出去溜一圈,相信回去后你就能看到令姐了。
        苏三省只觉得自己被撕裂了站不起来,毕忠良给他穿好衣服,像女人一样搂着他的腰往外走。一路无话,把他送回家,站在门口,看到姐姐的苏三省忍不住往前走,身后传来毕忠良的声音,明天来记得把自己洗干净。屁股被毕忠良拍了一下,苏三省只觉得浑身发凉。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