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河

佛系本佛

延禧有感吧……

       真是很少看到于妈比较贴合史实的剧了……妆发背景调色就不说了,人设成长什么的也很接近历史,圆各种矛盾也很合理。给于妈点个赞。

      嗑帝后cp的时候只觉得甜甜甜,完全忘了富察皇后有多悲剧!两个嫡子聪明可爱,都没了。皇帝心里爱她敬她,第一贵妃照样还在。虽说作为皇后她是懂事的,识大体,温柔贤惠,可她越是美好,就显得越是悲哀。(啊我的皇后!!)

      高贵妃真的是有手段的,就算是她领盒饭也比较早,也不妨碍她作为乾隆上台,下旨为第一贵妃时的风光。虽然她只做了两天的皇贵妃,可作为包衣出身,她除了没有生育,也不算遗憾了。

      娴妃,跟雍正皇后同属那拉氏,进府就是侧福晋,跟高氏级别一样,地位却不知道差了多少,等乾隆上台,高氏成了第一贵妃,而她却只是一个娴妃。富察皇后领盒饭后,她成了继后,中间争斗手段不可考,但她短暂的宠爱期总算来临了。她先后生了两子一女,可惜只有皇十二子一永基(古字没有了)活下来了,但他并不得乾隆喜爱。最终也是郁郁而终。

       老实说娴妃也是个厉害人物,作为史上唯一一个废后、死后迁入皇贵妃陵位的,简直令人怀疑她早期耍的阴谋被皇帝发现,才导致她彻底被厌弃。剧里的娴妃黑化完全靠眼神,从纯真到冷酷,娴妃到继后,她只能靠自己往下走,不管下一步是不是地狱。

      令妃是个传奇。富察皇后宫里的宫女出身,可以说她比高贵妃的身份还低。可她的儿子最后却登上了皇位,死后还尊为了皇后。剧版她可以说是被富察皇后当作女儿养,叫她写字明理,害得我总是忍不住爬墙皇后宫女的cp😂小时候看《还珠》的时候,我觉得她是个温柔善良的好人,长大了再看《还珠》,我又觉得她是个心机深重的恶人。

      但是在《延禧》里,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何后期被乾隆如此看重。

      因为他们爱的是同一个人啊。(不接受反驳!)

       乾隆是爱富察皇后的,而令妃也是长春宫出身,他们俩完全可以对月谈心,怀念他们爱得皇后娘娘。讲真,不管令妃到底是不是好人,就这跟富察皇后学的东西,她能跟乾隆聊一辈子。

       所以后来日久生情什么的,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就是可怜了富察小哥。

        认真来说,于妈这部剧如果后期不崩盘的话,真的足够他翻盘了。布景细节抓得很好,妆发打扮也很有清朝老照片里那种苦丧苦丧的劲儿,虽然某一个角度差点以为见了鬼😂但这个调色真的!特别棒!

(最后偷偷让我感激一下,还好这剧里没有流量明星,于妈这次太良心了❤)

(继续去舔我的皇后~)

小铁人

emmmm设定还是跟上一篇一样,扑在复联三的洛基,穿梭在不同时间线上拯救不同的托尼。
所有人都没错,错的是导演!!!还有编剧!!!不喜点x。


“砰!”
尘土飞扬的破旧工厂里,下意识挡住了脸,却遗忘了自己最重要的反应堆的钢铁侠,眼睁睁看着出自斯塔克的盾牌就要正中胸口。

“oops。”
盾牌在离反应堆堪堪一根手指的上方,停住了。
托尼眨了眨眼。
队长整个人都僵住了,字面意义上的。
托尼朝被自己轰飞的角落里,对着同时僵住的巴恩斯,再次眨了眨眼。

“哦嚯。”
托尼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把上空的盾牌往旁边推了推,慢吞吞地坐直了一些。想了想,还是勉强好心的把史蒂夫推到自己身边坐下,虽然自己完全挡不住这个充了气的大个子。然后放下了掌心炮擦了擦脸,让自己看上去稍微干净一点儿。

“那位好心救了我的人,或者不是人?你可以出来了,我们呃,或许可以讨论一下,比如说你想要的酬劳?”
幽蓝色的光线闪过,钢铁侠为这熟悉的颜色眯了眯眼,然后在看到来人之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往后靠在名为美国队长的肉垫上,望天翻了个白眼。

来人踩着猫一样的步子飘了过来,看着钢铁侠啧啧,“emm,怎么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你都是这么狼狈?”
托尼仰着脖子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答他,“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到底在私底下偷窥了我多久,而且看你现在这么悠哉的样子,想必你的养兄又被你骗了。不过还是让我多废话一句,你这次又来地球做什么?”

邪神无辜地耸了耸肩,“我以为我刚刚是在救你?从这个被你挡住致命部位的充气蝼蚁身上?”

“所以我才没有在你出现的第一时间给你一发掌心炮,”托尼毫不犹豫的回嘴,“不过既然是救我,干嘛不一次救到底?我的马克号都快飞不起来了。”

嘴炮归嘴炮,托尼好歹是从来人的神情中明白,邪神没有杀了他们的意思,也就撑着墙站了起来。
“劳驾,你哥呢?”
洛基没在意他站到了自己身边,低头看了看坐在地上的美国队长,脸上有些跃跃欲试。

“他在妈妈那儿,学习如何做一个王者。”
托尼歪了歪脑袋,对于身边的邪神把巴恩斯拎到史蒂夫旁边,摆成小学生坐姿的做法不发表意见,“嗯哼?你跟你哥和解了?”

洛基蹲在地上拿指甲刀戳着巴恩斯的钢铁臂,漫不经心的应,“不。是我跟奥丁和解了,小铁人。”

“emmmm,”托尼思考了一下,自己再戳人痛点的下场,还是勉强善良的换了个话题,“你是要把他的钢铁臂拆开吗?劳驾,你再戳一下他钢铁臂的那个位置,机械里的润滑油会喷出来的。”

“……”
“……啊哦。”

忽略猝不及防喷出的润滑油,和差点把自己笑过去的钢铁侠,还有面无表情里还有些委屈的巴恩斯,邪神好歹是没有杀人,只是把他们捆成了粽子一起拎回了斯塔克大厦里。

困住人的法术已经消除了,巴恩斯有些局促地站在史蒂夫身边,钢铁臂虽然已经被修好了,但他还是在看到邪神的时候默默往后缩了缩。虽然史蒂夫已经挡不住他就是了。

洛基吃着星期五最快送来的一箱布丁,心情好了点也就懒得跟他计较,毕竟也是看他成了灰的,这么想着的邪神随手扔了个布丁给他,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勉强开口,“李子味儿的。”

史蒂夫的嘴角动了动,还是决定先忽视这个心情一天变几百次的邪神,看着正在喝咖啡的托尼一脸严肃,还有些无奈。

“托尼,我以为你已经明白,我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喝着咖啡觉得自己再次回到了人间的钢铁侠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嗯哼我明白,代表着美国精神的美国队长象征的是人民没错吧?”

托尼看着他点头,一手叉腰,“劳驾,我也是美国人民吧?等等你先听我说完,”托尼一屁股坐在邪神身边,懒得搭理已经吃布丁到乖乖坐下的巴恩斯,“我刚刚再次研究了一下那个协议,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想想。”

史蒂夫颇为惊讶的扬了扬眉,“你是说不签字?”
“谈好条件再说签字。”

同时落下的两个声音互相瞪着对方,吃布丁到已经忘了目的的另外两个人,哦不一个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小铁人,我以为你记得,你对面的人是个战士。”
托尼放下咖啡杯抹了把脸,“ok我想起来了。所以请问你有更好地建议吗邪神?”托尼扭头看着他,一脸浮夸的假笑,“比如说征服世界?”

洛基的手上突兀地出现一个泛着冰霜的盒子,嘴角勾起一个虚假的弧度,“我认为,你们在对付我的时候,真是难得的团结。”

看着小铁人被自己噎的说不出话,而充气的蝼蚁也默默闭上了嘴,洛基心情好了不少,“知道这是什么吗?”

托尼看着和宇宙魔方相似闪光的盒子,有些手痒,“这个是你和奥丁和解的原因?”

洛基愉悦地点了点头,难得夸了他一句,“果然,还是有蝼蚁能跟上我的脑子的。这个是我族的寒冰宝匣,跟宇宙魔方有区别,不过也更好就是了。”

托尼撑着下巴咬一口甜甜圈,面无表情,“嗯哼,鹿仔你终于圆梦了,恭喜。”

洛基无动于衷地冷笑一声,“果然你还是你。”哪个时间线的你嘴都一样。

史蒂夫叹了口气,决定打断两人无休止的嘴炮,“呃,如果没有正事的话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洛基决定放弃这个充气蝼蚁,转而低头瞅了一眼终于放下李子布丁的小胖蝼蚁,“你听懂我刚才和小铁人的意思了吗?”

巴恩斯抬头看了看史蒂夫,又看了看托尼,有些欲言又止,“有敌人,才有团结?”

终于吃完一个甜甜圈的托尼伸手拍拍他,顺手把脏手在他身上抹了抹,恨铁不成钢一样的看着史蒂夫,“你说说你,他都听懂了你还不明白?”

史蒂夫颇为无语地擦了擦竹马的肩膀,对托尼习惯于的幼儿园欺负手法再次叹了口气,“ok我明白了,但是……”

这次轮到洛基开口了,“没有但是,你们就老老实实的保护你们的人民吧,别的什么都不用管。”

史蒂夫深深看了他一眼,到底什么都没说。
夜幕降临,托尼对于重归热闹的斯塔克大厦没有想法,给他们留下了弥补关系的空间,一个人穿着盔甲坐在楼顶上晃悠。

“你想问我什么?”
托尼喝了口酒,“我什么都不想问。”
邪神笑了起来,“连我什么时候走都不想问?”
托尼毫不犹豫地摇头,躺在地板上看着天空,眼里闪过无数的星星,又回归了平静。
“史蒂夫不是也什么都没问吗。”

“……”
“唔。”
被邪神突如其来的吻惊到,托尼睁着大眼睛看他,没有闪躲,只看着他慢慢起身。
洛基眼里有些怀念,感受着手下温暖的体温,“好好活着,小铁人。”别再后悔了。
托尼垂下眼睛,不去看已经消失在空间门后的洛基。许久,手指摸上那个神碰到的地方,“…都死了吗?”

可爱的蝼蚁

    大概是一个复联三里挂了的,然后可能魂体?看了全程的洛基回到内战时期的剧情……吧,时间线混乱,ooc,只想写一个拯救妮妮的故事……然后觉得霜铁很棒啊~
     所有人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和立场,可能还有价值观的区别,就这样。

      托尼·斯塔克站在落地窗旁边,手指空空地搭在上面,眼里的光随着曼哈顿的夜景光影变换。今夜的曼哈顿没有星光,他的眼里也没有。
     托尼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的夜景,但他知道现在的斯塔克大厦里除了自己,再没有一个活人了。
     佩珀被他从大厦里哄出去了,托尼本来已经给她准备好了出去旅行的机票和支票,可惜--佩珀永远都是了解他的那个,所以她只用了一句话就让托尼闭了嘴。
     “托尼,你不应该妄想一人承担所有的错误。”更何况,有的错误并不该由你承担。
     可是佩珀,你也没有否认,我是有错的。
     佩珀应该在约会了,托尼嘴边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弧。佩珀是他除了玛利亚第二个最爱的姑娘,她值得一个把她放在心尖上呵护的好男人,而不是自己,一个赌徒。
     还是个永远都改不了的赌徒。
     托尼把自己砸进客厅的沙发里,笨笨颤巍巍端来的红酒已经沿路洒了一半,在漆黑的大厅里偶尔会闪过一丝光芒。托尼接过只剩一半的红酒一口喝完,眼神平静的从整个大厅划过。
     就算没有开灯,托尼也清楚的知道这里的布局。沙发的角落里有鹰眼玩游戏时掉下的小甜饼,茶几下面有旺达紧急任务前放下的口红,吧台上有,巴恩斯中士留下的李子。
     托尼放下酒杯,他并不恨巴恩斯中士,作为一个跟队长一起,在那个年代投军、被俘虏,仅次于美国队长的咆哮突击队战士,詹姆斯·巴恩斯无疑是合格的。就算是嘴欠如托尼,他也不会否认这一点。

     他只是恨冬兵而已。

     不过既然稍带上了霁光伟正的美国队长,托尼喉咙里发出一声哼笑,多恨一个,也并不是多么重大的事情。
     天知道,他的嘲笑是对那个终于有了弱点的美而国精神,还是对这个软弱起来的自己。
     啊,就是这样,他谁都不恨,他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嘭。”
     “先生,扫描有人出没,来人是……”
     “mute。”

     托尼撇撇嘴,拿起砸到自己怀里的布丁拆开扔进嘴里,然后对嘴里涌上来的味道挑了挑眉。
     “蓝莓味的有点酸。”
     黑暗里的来人对此不屑一顾,猫一样悄无声息地靠近坐下,差点把托尼从单人沙发上挤下去。
     托尼对他翻了个大白眼,毕竟他一定看得见,“阿斯加德的二王子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沙发了?我以为你更喜欢地板?”
     洛基拆开第二个布丁吃下去,脸色愉悦,吃布丁也挡不住他的声音钻进托尼的耳膜,“抱歉,阿斯加德只有一个大公主和二王子,而很显然这个二王子并不是我。”
     洛基对二字刻意加了重音,显然他对这个地球已经了解的并不少,甚至还深刻了解了二的含义。
     托尼对这个邪神在地球呆了很久的事实连白眼都懒得翻,自顾自接过笨笨端来的半杯红酒给了身边神一杯。
     “所以你放弃了?”
     “为什么不?”洛基没有拒绝上次见面还是敌人的蝼蚁递来的红酒,相反他抿起红酒的架势格外矜贵迷人。幻化出来的,哦不,邪神这次穿得是标准的地球西装,衬得他腰细腿长,仿佛一个贵族绅士。
     托尼托着下巴看他喝酒,难得诚心诚意的赞他,“其实我认为你们俩从气质上就不像,而且我以为你这幅模样应该很受姑娘们欢迎?”
     洛基对他直勾勾的眼神没有抗拒,只抻了抻腿让它视觉看上去更长了,“假设你对阿斯加德有些了解?哪怕是从傻乎乎的二王子身上?”
     “哦,”托尼眨巴眨巴大眼睛,“所以主流是索尔那样的?话说回来把二王子放在他身上怪怪的,虽然其实还挺贴切。”
     洛基耸耸肩,“总归不是我,我现在是一个冰霜族的国王,再不是阿斯加德一个无足轻重的二王子了。”
     托尼张了张嘴,“那索尔肯定很伤心。”
     洛基笑了起来,黑暗里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托尼也能够听到他语调里的嘲笑,“中庭人,你还是太单纯了。”
    托尼无视他的嘲讽,“以生命时长来说,比你单纯并不奇怪,小鹿斑比。”
    洛基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小刀在托尼颈边闪了一下,“好好说话,你这个被放弃的蝼蚁。”
     托尼有恃无恐地用掌心怼了怼颈边的小刀,无声包裹住他的马克号掌心炮蓄势待发,“除了你是个国王以外,我看不到我们的区别。”
      洛基低头看着几乎坐到自己怀里的蝼蚁,半晌露出一个微笑,“或许,这就是我进来的理由。”
      托尼对这个身高差翻了翻眼皮,“所以,你可以松手了吗邪神?我以为姑娘们会更加的柔软?”
      “然后被我无意摧毁吗?”洛基觉得这个钢铁蝼蚁意外的暖和,让他冰凉的身体都舒服了一些,“所以说,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托尼往沙发上靠了靠,黑暗里的眼睛眨了眨,“我对征服世界没有兴趣。”
      “我也没有,”洛基摊了摊手,“以前不过是跟他们唱反调而已,可现在显然就没必要了。”
     “所以你承认了以前做过的事,是因为缺爱?”
     洛基面不改色地微笑,“所以你也承认了你幼稚?假设你明白一个国王的作用?”
     托尼假笑了一下,“一个冰霜族的王,我以为是反面那一派的?”
     “正派反派有多重要呢?”洛基抬手点亮大厅的灯光,看着托尼被这光亮闪到了眼睛,蜜糖色的大眼睛里有些湿漉漉的,看过来的眼里只有自己。
     “你们有索尔,可他还只是一个阿斯加德的王子,除了可以当作打手以外,对你没有任何帮助。”
     托尼垂下眼睛,不咸不淡地看着手指,“可他没有威胁。”
    “对你没有威胁,而且对地球也没有。”
    “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基缓缓露出一个笑弧,“你可以拥有一个机会,”洛基伸手抬起托尼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直到两人的额头相触。
    “一个可以改变未来的机会,而且,只有你和我。”
    托尼知道洛基是认真的,所以他不明白,“那又能怎么样?”什么都不会改变是吗?父母还是离开了,内战还是会爆发,改变未来又能怎么样?
    洛基用鼻尖蹭了蹭托尼的,眼里晦暗又动人,“起码能少后悔一点,也可以少失去一点。”
     托尼没说话,可洛基知道他答应了。
     洛基撑着下巴看他从自己怀里钻出去打电话,鹰眼的,旺达的,除了美国队长,他都打了电话,虽然他们的权限已经全部开放了。
     小心眼的蝼蚁,其实也挺可爱的。洛基想起回忆里的那个抱着虚无跪下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靖王殿下来玩嘛~我们有单身鸽主和苏先生可撩~【一点都不正规的养老群谁要进×】咳,我们还是比较严肃的23333

我们的贺涵有人爱吗?

我的江湖,你的庙堂

       我站在江湖里,平静的看着你。
       我已经看了很久,久到我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为自己而活。
       你是庙堂人,向往清淡舒适的生活。每一天都过得游刃有余信手拈来,仿佛什么事都@不在话下。我羡慕你,渴望能像你那样,什么事在你面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仿佛不会被任何事打垮。
       于是我想成为你,努力听话,按照你说的去做,以为那样就是我人生的全部意义。你也很高兴,因为我终于愿意听话了。
        可我还是违背了你的意愿。因为孤独太久,我进入了江湖。
       我在江湖里,活得有滋有味。吃你觉得不干净的路边摊大排档,玩你觉得不知所谓浪费时间的电动网络,交你觉得毫无用处不会上进的朋友。可是我告诉你,我很开心,比跟你在一起更开心。
      我开始发现,原来你不是无所不能。于是我给你捣乱,故意不听话,肆意挥霍你给的爱,仿佛看你皱眉嫌弃江湖的样子,很有意思。
      可是我不满足了。因为,我真的喜欢上了江湖。
      我不想,陪着你一起看虚情假意的交际;不想,故作淑女矜持的小口吃精致的无法下口的餐点;不想,每一次疲惫的看着你说我不要的时候,都看见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于是我上不了台面,成不了材,没办法给你增光添彩。可我只想活得开心一些,自在一些,就算是一个人我也活的生机勃勃。我凭什么不开心?我靠我自己努力过日子哪里不对?我为什么一定要按照你的想法过日子才是最好的?
       是我不识好人心,是我不要舒适的生活去辛苦劳累。可我在江湖里很开心,虽然会累,会辛苦,可是我活得很努力,我也相信我可以越来越好。
        都是我的错,我知道。我辜负了你的良苦用心,我让你操心,让你流泪,让你早生华发。可我真的好累啊,只想缩成一团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不能,我只能咬着牙坚持,我没有退路了。
        对不起,我不能听话去庙堂。我真的,爱上了江湖。
   

安卿:

【季然】得之我幸 失者我命(上)

三哥受了刺激黑化。也算是PTSD的一种吧。不过藏的很好没被人发现,某天然然归队后遇上危险,三哥爆发杀了犯人,PTSD发作要追究责任,压力太大自杀身亡。
@血腥爱情 

真是活见鬼了,我要洗眼睛

        作为一个偶尔也会跟着脑洞写几篇同人来说的我,想说在写文之前可不可以对一下人设?你说ooc我能理解,我也会ooc,但也不要崩得太多好吗?!
        开车可以写,楼诚可以写,楼诚开车也可以写,不过像那种直接把楼诚往渣攻贱受人设上套的求不打楼诚tag行吗?!
        看到楼诚文直接就打开是我的错,想要蹭热度我也能理解,毕竟伪装者是小说改编也没错,但是能把热血爱国,为了国家不惜放下名声、放下兄弟、放下家人,甚至一家为了抗日救国死的死走的走的抗日将士写成只会啪啪啪的渣攻贱受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卧槽当我看到楼诚两个人跟渣攻贱受人设配在一起的时候真是想喷你一脸大姨妈啊我去!!
        不求你改名,不求你断文,只求你把楼诚tag删掉。别说高中生理科生之类的话,这是高中理科生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我带你回家。(3)完结

         看见老师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平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回来送死…总归这几年时光是老师给我偷来的,也不亏。可是明台该怎么办,他已经快要跟程锦云订婚了,以为好日子就在眼前…算了,生死搭档不就是我死他生么,保护他活下来就算还了他的好罢。
        只是老师把棒棒糖吃掉了,这…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
        自己还是孟浪了,这几天曼丽时不时都会偷偷用复杂的眼神看过来,隔了那么久再看见他们离开军校后的日子过得那么好,还是有些绷不住心神,我果然是她的噩梦,没了我,也许她可以平平静静的去死,只可惜,死间计划一开始就再没有回头路,明台要和程锦云订婚了,那我带着她一起去死,应该也不寂寞了,抱歉,打扰了你们平静的生活。
         暴风雨来临前的夜晚,最后一个平静的晚上了,最后再看一眼他们,权当告别了。老师,我什么时候死?小姑娘抬头看着我,难得平静的笑,在我之前吧,我会最后护着明台活下去。那就好,这样,也算赔了他的平静生活。
         突然来了些兴致,怎么,他都要和程锦云订婚了,你还这么平静?
         不然呢,他向往他的爱情,我接受我的结局,互不相连这样不好么?
         看着老师难得的和颜悦色,嘴角勉强扯出一个弧度,第一次给老师点上烟,也是最后一次了。老师,你喜欢我么?
         咳咳咳,小姑娘头一回对着我这么乖巧,刚抽进一口烟差点呛到了,怎么,没了明台想起我了?
        噗嗤,老师你怎么了?被我吓到了?
        咳,差不多可以了,你回去吧。
        起身走人,不想最后再吓到小姑娘,懒得发火了。刚刚往前走了一步,背后却贴上了一个软软的身体。老师,都是最后一夜了,您还不肯对我好点么?
        老师身体有些僵硬了,半天没有推开我,是受到意外的惊吓,还是…有点舍不得?
        咬牙推开她,于曼丽!你放肆!
        老师,下次相见就是黄泉路了,最后让我放肆一次不行么?
         小姑娘的大眼睛在往外淌水,可怜又可爱的样子,靠近我的怀里,就像梦里喜欢的模样。
         舍不得推开,再次开口声音有些嘶哑,于曼丽,你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想被我送上军事法庭吗?
         …噗。忍不住想笑,老师这是口不择言了么。
         老师,如果这次还能活着的话,不管您把我送去哪儿,我都愿意去。
         …这是,什么意思?脑子突然有些懵,下意识伸手把小姑娘按进怀里,你别后悔。
         永远都不会后悔了。
         不想再说话了,把小姑娘抗在肩上掉头往卧室走。轻轻把小姑娘扔在床上,额头抵着额头,还是有些彷徨,曼丽…我的小姑娘,你确定吗?
         小姑娘没说话,伸手解开了我的皮带。
         老师在咬我,用力咬我的嘴唇,仿佛要把我吃下去。老师…轻一点…
         大手卡在腰上,用力把小姑娘揉在怀里,恨不得把她吃下去化成自己的骨肉汁血,曼丽…
         啊!老师…痛…
         叫我王天风!
         用力进入小姑娘,舔舐着她的心口。一起痛吧,只有痛才能让你明白,我的心。
        汗水一滴滴落在我的肩上,老师…真的喜欢我?王天风…天风……
        一夜无眠。
        醒来天光大亮,身边早已经冰凉。老师走了…梦里好像听见他说,曼丽,我先走一步,在下面等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是真的喜欢你。
        老师…
        城楼上用匕首割断了绳子,看着明台惊怮的面容像初见那样笑,明台…再见了,愿你此生平安幸福,愿我和老师永远消失在你的生命里,愿你此生再无忧愁。老师,看来我比你先走了…这次我来等你,你还来吗?
          亲手送走了骑云,曼丽也走了,现在轮到我了,最后让明台送走我,我知道这个最好的学生只怕此生都不会忘记我了,真是抱歉,可我必须这样。那块表是我压箱底的,送你聊表纪念,愿你不要恨我,也愿你往后平安。不知道曼丽会不会等我,生不能同寝,死后葬在一起也该知足。没有东西能够送你,你的照片就让我留着来记住你吧。虽不能看见抗战胜利,但谢谢你,让我此生再无遗憾。还有,我爱你…
        这就是黄泉路了罢,终究我一人走。老师,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了你好久。错觉吗?是曼丽?小姑娘巧笑颜开,你在等我?对呀老师,说好的你等我,最后还是我来等你了呀。
        恩,是我的错,那我们一起走吧。
        恩,带你回家。
        
        
       
        
       

我带你回家(2)

        执行任务,明台于曼丽还有郭骑云都去了上海。
        少了他们三个人突然觉得军校变得太安静了,也是,每天明台郭骑云都那么聒噪,就只有于曼丽安分点了。
        于曼丽…名字淹没在烟圈里,小姑娘袅袅娜娜的走过来,笑着说,老师你来了呀。算了,还是工作吧,免得他们惹出点事来不及把他们捞回来。
         离开了军校,上海像没有战争那样繁华如旧,和明台郭骑云一边完成任务一边开着明台的小面粉厂。这种日子真是平静啊,像曾经期待的那样,有朋友,有家人,有工作,平凡又满足,可惜没人爱我。
        明台认识了一个叫程锦云的姑娘,而且明显是被她吸引了。程锦云,多温柔的名字,干净纯洁,阳光开朗。而锦瑟呢,不过是个花名儿罢了。只是心里不是没有点失落的,这么久了,也只有明台对自己好了。明家香,放弃了自由来救自己,还想带自己去维也纳…罢了,总归是梦一场,能有这些美好的回忆,到底不算白活了。
        几杯红酒下去,身上舒服了一些,掏出自己唯一的照片,上面自己和明台仿佛在拍婚纱照,也该满足了。
        放下明台后轻松了一些,咬着棒棒糖喊郭骑云,郭经理,这小麦成色不错呀…老师?!
        时隔这么久再次看到了于曼丽,笑颜如花,穿着面粉厂的工作服,似乎比在军校时圆润了些,嘴里还咬着棒棒糖。日子过得真好啊,跟明台在一起这么开心么。
         怎么,看见鬼了?真香啊,明台特意给她定做的明家香,果然名不虚传。可惜了,怎么看见我就拿出了棒棒糖,还怕的发抖呢,哎,看来小日子过得都把我忘的一干二净了罢。
        伸手拿过棒棒糖舔了一下,真甜,上面还有口脂的味道。小日子过的不错呀,看看电影,跳跳舞,还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面粉厂。怎么,知道我回来是干什么的吗?
        郭骑云不敢说话,于曼丽终于抬起了头,抖着声音说,您回来主持大局。
        大局?居然还记得大局,不是已经过得跟嫁给明台一样了吗?一口咬碎了棒棒糖,回来送死。